执念

人,总是有执念,虽然知道执念不可为,可是,还是执迷不悔。

我有执念的同时,也有贪念,所以,旧的搁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新的又出现了!

偶尔,会为了某个他而为赋新词强说愁,但是,念头一转,又雨过天晴了。

曾经,听一位学长提起过一份执念。学长的脸上让我看到了一点无奈的同时,却又甜蜜。

谁不呢?

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从小迷恋至中年。虽然各自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她就是对学长一直念念不忘。总会从各方打听学长的消息。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她过得很不幸福吧?

可是,答案却是恰恰相反。老公把她捧在手掌心里疼着呢!

老实说,我一直很不能理解这样的人!明明自己已经捉住幸福了,却又一面缅怀过去的遗憾。

后来,我在学长的追悼会上看到了一份执念!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碰到她;更不用说,是在学长的追悼会上!

当她告诉我,他们是小学同学时,我突然就想起了她,看着默默无语拭泪的她和另外一个坚强面对的她,我突然为这份执念感动!

有时候,有些人,有些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让自己刻骨铭心!

我想:一生,得人如此深爱惦念,夫复何求?

念念不忘

一生人中,总有些人,会让我们念念不忘!

这些人,或许不是影响我们最深的,却肯定是让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

今天,在网络上读了一篇题为《念念》的文章后有感而发。

我一直很想知道过得好不好的人,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和他讲过话,在初中时,校车经过一个巴士站,经常会看到的那个他。后来,每年去书法比赛时,一期一会的同样一个他。更后来,发现原来小时候去小天使合唱团时,已经看过的那个他!

不知道为什么,看《流星花园》时,看阿寺,就感觉像在看他。

从小,就出类拔萃的人物哦,不仅仅长相好、家教好、课业好、就连声乐和书法也是那么好!真是他X的不公平!

我真的很想知道,长大后的他,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他,会不会变成同性恋呢?因为他长得很好看,可是,就是过于文质彬彬。

我必须承认,我是很多心的,也是很重情义的。…..哈哈哈…..

每一个在我生命中掠过的人,我偶尔也会想起他们,很想知道他们怎样了?

另外一个,就是我在尼泊尔的sauraha度假时,碰到的导游。他那时后用兴都语说了,希望我以后偶尔会想起他,结果,他的希望成真了,尼泊尔每每有什么事情时,我总会想起他,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另外一个,我很想知道他的近况的人,是在纽西兰的奇异果包装厂认识的他。

他,是唯一一个,在思想上、在语言上、在辩论上,让我衷心折服的一个!好可惜,在纽西兰只是匆匆的一会,不知道他是否存够了钱?是否真的信奉了回教?

你,或许也认识我所说的这些人,你知道,他们过得还好吗?

文化传承——Haka

我喜欢Haka,除了因为它那激昂又震撼人心的感觉外,更感动于纽西兰人无论是毛利人本身或是白人对于这毛利文化的热爱和引以为傲的精神,让我很感动。放眼世界,外来者不仅仅掠夺他人领土,更彻底毁灭当地土著文化,惟有纽西兰,是全民一条心,去维护本土文化的。

今晚在网络寻找资料时,无意看到一个Haka的短片,让我想起了在惠灵顿时,房东太太知道我喜欢看Haka,而带我去看的那场惠灵顿校际Haka表演。

不过,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在台上的表演,而是其中一支队伍在台上表演时,台下突然有两个年轻小伙子站起来对决,因为他们就离我座位不远,我看其中一位脸部青筋都浮起来了,他们俩人当时激昂的表演,无论是動作、拍打或是叫嚷和哼聲都是那么的一致及激昂,真是很震撼!估计两人为了那一刻,而排练了很久吧?!

不过,也因为他们成功抢走了观众的视线,而可怜台上的表演者,却被观众忽略了。正是有得必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