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一路好走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大学先修班的迎新晚会。那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不过却记忆犹新。


我承认,我是花痴,所以特别留意。


在那个晚会上,我很快就发现当时是侍应生的他。不过,真正留意他,并不只是因为他的长相,也因为当时有很多其他男同学和他攀谈。因为我是中六转学生,所以并不熟悉新学校的情况。心里一直在猜想他应该也是那所学校的毕业生,为什么没有读中六呢?


后来才听说,他因为国语没有拿到credit,所以挤不进中六门槛。


没有想到,不久以后,竟然在一所补习中心再碰见他。原来他在一所独中读中六,那天晚上只是打临时工赚外快。


再后来,他的国文补考终于获得了credit,又回到母校就读。


中六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不一样。只是,还是要感谢他,因为他的出现,让原本应该平淡无奇的学校运动会变得比较有看头。因为外表出众再加上高大健硕的他,是拔河队的成员,自然而然成为我和其他几位死党的焦点,总不忘补上一句:“哇,他的身材真的很好!”


中六毕业后,以为我们以后很少有机会碰面。可是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上同一所大学,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也选择加入海军后备队!


终于,有机会交流了…..且还擦出熊熊“火花”!因为我们一斑女子兵和他们一斑男子兵,就等于一群大女人和大男人的较劲。我们当然没有办法和他们比较力气、体能,但是,我们胜在毅志力够强。


在大学的三年,我们为了许许多多大小后备队的事务争吵不休,却也无损我们的友谊。还记得他如何吹嘘他到一所女校实习时,那些女生如何为他着迷。老实说,我当时也在想,如果我在中学时,也有那么帅的实习老师或临教该多好!


那时候,她就对他一往情深,可是他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当中,我们还很母婆地拉了几次红线。终于在大学的第三年,两人走在一起。


大学毕业后,两人结婚生子……以为就是王子和公主的happy ending。


怎料2007年中旬,当时还在纽西兰的我,收到朋友的一封电邮,说他患上大肠癌。心里很难过。回国后去探望他们,两人都表现得非常坚强和乐观。他接受化疗后,休息了一段时间,又开始去上班,还买了新房子,打算过新生活。


怎料2008年杪,病情恶化,虽然他很坚强且也很努力地和病魔战斗,还是输了。他在今天清晨走了。


虽然知道,这是一份缘起缘灭,我还是掉了很多的眼泪,毕竟他是那么的年轻。


又再一次体验了生命的无常,也看到了她对他的无怨无悔,对他的无微不至,一份坚贞不移的爱情。


朋友,请放下这里的牵挂,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