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Birthday, Malaysia!

生日快乐,马来西亚!

远在纽西兰的我,错过了国家独立50周年的庆祝活动。

之前在惠灵顿Malaysia Festival 2007 时,就问了在那里碰到的一些马来西亚留学生和移民,有关大马驻纽西兰大使馆的国庆活动,结果都说不清楚,叫我直接问大使!天,我连大使叫什么名字,什么名衔都搞不懂,怎么敢冒然上前去打岔??

后来碰到一位移居纽西兰快廿年的太太对我说,大使应该会有Open House,可是….要有邀请柬!什么嘛!爱国还要有条件?

8月27日,还是忍不住,发了一封电邮去大使馆,问有关国庆的庆祝活动。

出乎意料的,第二天早上上班打开电子邮件信箱,就有一封大使馆的回函,还挺有效率的!随函附加一封邀请柬,哦,原来就那么简单?

可是,开始为活动的服装头痛,虽然注明Lounge Suit,但是,总不能穿T-shirt 牛仔裤!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带一件baju kurung 过来?还好同事Ann临时塞了两件衬衫给我!

为了出席这个活动,我放弃了去Mt.Ruepehu 的滑雪行!

Ann说,很佩服马来西亚人,那么有爱国精神!

哈哈….其实,就只在于那个50年,吸引了我!

人生可有多少个50年?

希望今晚的活动,不会让我失望……最好有nasi lemak 和Penang laksa 吃!Kajang Satay 也不错啦!

美国新心音乐事工的演出

晚,应同事Ann之邀,到教会去听一场来自美国新心音乐事工的演出。

实说,我在去之前,很天真的以为,是一场音乐会!还以为是一班碧眼金发人的演出。

到会场时,已经有人在台上唱歌…..可是,都是黑发黄皮肤,且是唱圣歌。我有点糊涂…..问了同事,演出开始了吗?她点了点头。哦!(有一点点失望。)

过,后来经过介绍,知道台上的演出者,来头都不小,郑浩贤牧师,声乐家、余远淳博士,小提琴家、作曲家、编曲家,美国莱斯大学音乐博士。心想:就当着一场音乐会吧!

说实在的,还蛮喜欢郑浩贤牧师的。看牧师演唱,真享受,因为一来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二来,牧师长得还挺不错,最重要的是,他的表情,很专注、很投入,不像一些声乐家,唱得好像在抽经!

且,牧师很幽默,在传道时,一直在说笑话。

其中他说,当他开始学华语时,觉得很难。每一次,当他需要说很长的华语时,他都会胃痛。有一次,他在布道时,和教友分享了这个经验。结果,过后有一个教友上前来握着他的手说:"贤牧师,其实不只你说的人会胃痛,我听得也胃痛!"实说,我一听他讲的华语,就对同事Ann说,他要不是ABC,就是马来西亚或中国以外的华裔,因为怪怪的。

他又说:"当初去美国留学时,发现留学生的生活一点都不好过,除了想家,想女朋友(现在他的老婆),最重要的时,在香港所学的英语,在美国一点都不管用!去麦当劳,选了最短的汉堡--BigMc结果,却被侍应生的一句话 ‘having here or take away?’给吓跑了!因为听不懂!"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闹的一个笑话!话说,纽西兰的旅馆前都会挂着Vacancy的牌,亮等就等于有Vacancy。我刚惠灵顿的时候,就跑了去一家亮着等的旅馆问工作!结果,才知道,原来这里所谓的vacancy,其实是指旅馆房间的空缺!

说:"时没有网络,没有skype电话费一分钟US$1.60!结果,攒了US$99,就干紧打电话回家,给爸爸妈妈和妹妹….讲了4分钟,花了US$6….哦,心好疼!再打电话给女朋友,说了15….哦,好爽!" 他当时的表情,真的很搞笑!

:"在他第一次演出后,就买了很多份报纸来看演评。其中最大家的报馆的评语贤用很美丽的中音来演义….’他看了这评语,感觉飘飘然的,但是评语还有下一段‘….但是,他的口音很重,英语还需要继续努力!看了这一段后,他就很生气!他说,那个写评语的难道不知道他是留学生吗?一定是种族主义!Accent is cute!"

再一次,他的表情很搞笑!

说,在上帝眼里,人人平等。

首先,他以他一位非常有名的声乐教授为例子,说他因为信奉上帝,所以可以坦然地从掌声中回归平淡。

最后还拿了他三伯娘为例子,说文盲的她一生以劳作为生,社会价值底微,后来因为信奉了上帝,而获得快乐。

这样两极的对比,还说不要以社会地位来评论个人评价,谈何容易?

朋友

那天,看到网友wsmiin给自己的留言,说有一点点想念我。

哦,知道有人想念自己的感觉,真不错!虽然就只有那一点点,但是还是很感动的!毕竟,我们没有见过面,就只是通过文字和图片交流。

她知道我特地从纽西兰飞回大马出席朋友的婚礼,说我的朋友一定很开心。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怎么想,但是我自己很开心。因为在英国的时候,实在错过太多婚礼。每个婚礼,其实就是老朋友相聚的最佳时刻….所以不想更不愿意再错过任何一个老朋友的婚礼….即使很伤本($)但是,钱可以赚回来,欢乐的时光,错过了就无法倒流。

在婚礼上,碰到7年没有见面的TFT。才知道,大家虽然没有联络,但是,见面依然是朋友!(很土,却是实在的!)老话一句:"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其实,这六月,还去了一趟台湾,出席ma’am和我前英国室友Lawrence的婚礼。

他们两个人是在2005年ma’am到我家庆祝圣诞节时认识的。三人在英国曾经为了区区4百多英镑,而几乎大打出手。那时候,以为从此以后和ma’am就是陌路人。没有想到,她那以后,依然记得我的生日,每年给我送上祝福,结婚的时候,也送来请柬。我想: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ma’am 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所以,当她告诉我,她会在台湾举行婚礼时,就决定了,一定要去!

Lawrence 一见到我,不忘挖苦我:"谢谢你和我分担瓦丝费."

我就笑说,"Lawrence,你为什么那么小气?我把我最美丽的ma’am介绍给你认识,你最终娶得美人归,是不是应该要谢我一声?" 然后,两人来个拥抱。

我想:Lawrence 还是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可是…..我在乎我的ma’am…..只要她幸福快乐就好。

Ma’am 的婚礼过后,陪美女逛士林夜市。因为我们就住在士林夜市附近,几乎天天逛士林夜市,也几乎已经要破产了!可是,很久很久没有见到美女,难得两人竟然在台北碰头!再累,也硬撑着,陪她….当然,我又再度大开杀戒!

那时候,突然想起一句话:"好朋友,就是可以陪你吃喝玩乐的人。"

我,开始相信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