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容易,去时难

自己终究还是离开了任职不久的学校。

同事问我会不会不舍得。我那时候说,不会;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因为好不容易才和那一群黄毛丫头逐渐建立起感情,却又要走了。

昨晚,每一个房间去和她们道别时,语文班的那几个小瓜竟然哭了,特别是若薇。这完全出乎我意料,毕竟我和她们相处也不过三个月,且平常我把她们管得很严,她们总是呱呱叫,没想到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她们却还会不舍得,都来和我道歉,说不要把她们的过错放在心上!而爱伦甚至和我道谢,说因为我管得严,让她自律不少!搞到我有一些不知所措!只能安慰她们说,聚散离合乃是人生必经历的。其实,内心也很惆怅,更多的内疚,觉得自己似乎成了罪人,因为仅仅在她们的生活里出现三个月,扰乱了她们的思绪后,又一走了之!

所以很多时候,总觉得下堂求去比求职面试更难!

而今早,在停车场等陈老师的车时,古伟成竟然也走来和我道别,我真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他们古家三兄妹都是出了名的酷家族!特别是妹妹,我虽然负责管她所住的楼层,可是,她从没有主动来和我打交道!而这古伟成,自从我给他留了一份报纸(里头有他的文章)后,就对我恭恭敬敬的, 真是孺子可教也!

当初,一直向朋友抱怨说,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顽劣了,甚至说再也不替别人管教孩子了!只想尽早离开。可是在离开以后,却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