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箭手

話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三個神箭手約在一起比箭,

目標是十尺外僕人頭上的蘋果。

A神箭手挽弓長射,咻一聲,利箭正中蘋果。

A高傲的昂起下巴,比出一根大拇指道:「I am 后羿!」

B神箭手照本宣科,射中蘋果,這回他自大的喊了一句:「I am 邱比特!」

輪到C了,他也挽弓,利箭射出!結果……
 
 
 
 
 
 
 
 
 

就聽他結結巴巴好久才吐出一句: 「I….I….I….am….sorry!」

因為正中僕人的心臟。

白 痴 !

因 为 在 英 国 时 日 无 多 , 所 以 希 望 可 以 在 这 短 短 的 六 个 月 多 赚 + 存 点 钱 。 因 此 , 又 重 操 旧 业 ……去 中 餐 厅 当 侍 者 。

虽 然 之 前 在 中 餐 厅 打 工 的 经 验 告 诉 我 , 这 份 工 作 非 常 辛 苦, 可 是 , 为 了 钱 , 只 有 暂 时 委 屈 自 己 , 就 当 著 磨 练 自 己 。

也 有 可 能 是 上 帝 可 怜 我 , 这 一 会 , 我 总 算 碰 上 好 人 家 ! 老 板 和 老 板 娘 都 很 友 善 , 最 重 要 是 餐 厅 的 工 作 并 不 繁 忙 , 有 时 候 还 可 以 跑 到 厨 房 喝 糖 水 或 吃 蛋 糕 ! 比 起 之 前 那 家 的 待 遇 , 真 是 天 壤 之 别 ! 还 记 得 第 一 去 第 一 家 中 餐 厅 上 班 时 , 其 中 一 位 员 工 似 乎 很 得 意 洋 洋 地 告 诉 我 说 , 在 那 里 工 作, 每 天 都 可 以 喝  一 杯 免 费 的 可 乐 !我 当 时 心 想 : 一 杯 可 乐 就 让 你 乐 成 这 个 样 子 ? 我 们 已 经 不 喝 汽 水 啦 ! 

老 实 说 , 比 较 起 资 料 输 入 员 的 工 作 , 我 会 更 喜 欢 当 侍 者 , 虽 然 辛 苦 , 可 是 有 更 多 机 会 接 触 形 形 色 色 的 人 , 趁 机 学 习 英 语 …….

不 过 , 自 己 的 破 英 语 也 常 常 使 自 己 陷 入 窘 境 !

就 像 今 晚 , 有 个 顾 客 拨 电 来 订 食 物 …….他 说 了 一 个 字 : “Cooper.”  我 以 为 是 菜 名 , 可 是 我 影 响 中 没 有 菜 单 上 并 没 有 这 道 菜 , 结 果 只 好 对 他 说 : “Sorry, can you pls tell me the no. in the menu?” 结 果 , 电 话 的 另 一 端 传 来 一 阵 爆 笑 , 然 后 说 : “Cooper is my name!” 一 听 , 差 点 就 要 找 洞 钻 !

后 来 这 位 Cooper 先 生 来 领 食 物 时 , 还 趁 机 作 弄 说 : “Hi, I am Cooper, but not in the menu!”

我 只 好 硬 著 头 皮 说 : “So sorry for my poor English.” 然 后 向 他 单 眼 说 : “but don’t tell my boss!”

 

他 也 很 幽 默 的 说 : “Don’t worry, it s a secret between us.”

今 天 , 总 算 我 运 气 好 ! 碰 到 不 斤 斤 计 较 的 人 。

肩 膀 上 的 蜻 蜓

<肩膀上的蜻蜓>

那是一個非常寧靜而美麗的小城﹐有一對非常恩愛的戀人﹐他們每天都去海邊看日出﹐晚上去海邊送夕陽﹐每個見過他們的人都向他們投來羨慕的目光……

  可是有一天﹐在一場車禍中﹐女孩不幸受了重傷﹐她靜靜地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幾天幾夜都沒有醒過來。白天﹐男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喚毫無知覺的戀人﹔晚上﹐他就跑到小城的教堂裡向上帝禱告﹐他已經哭幹了眼淚。
 

 一個月過去了﹐女孩仍然昏睡著﹐而男孩早已憔悴不堪了﹐但他仍苦苦地支撐著。終於有一天﹐上帝被這個痴情的男孩感動了。於是他決定給這個執著的男孩一個例外。上帝問他﹕“你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交換嗎﹖”男孩毫不猶豫地回答﹕“我願意﹗”上帝說﹕“那好吧﹐我可以讓你的戀人很快醒過來﹐但你要答應化作三年的蜻蜓﹐你願意嗎﹖”男孩聽了﹐還是堅定地回答道﹕“我願意﹗”

  天亮了﹐男孩已經變成了一隻漂亮的蜻蜓﹐他告別了上帝便匆匆地飛到了醫院。女孩真的醒了﹐而且她還在跟身旁的一位醫生交談著什麼﹐可惜他聽不到。

  幾天後﹐女孩便康復出院了﹐但是她並不快樂。她四處打聽著男孩的下落﹐但沒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裡。女孩整天不停地尋找著﹐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卻無時無刻不圍繞在她身邊﹐只是他不會呼喊﹐不會擁抱﹐他只能默默地承受著她的視而不見。夏天過去了﹐秋天的涼風吹落了樹葉﹐蜻蜓不得不離開這裡。於是他最後一次飛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撫摸她的臉﹐用細小的嘴來親吻她的額頭﹐然而他弱小的身體還是不足以被她發現。

  轉眼間﹐春天來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飛回來尋找自己的戀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著一個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剎那﹐蜻蜓幾乎快從半空中墜落下來。人們講起車禍後女孩病得多麼的嚴重﹐描述著那名男醫生有多麼的善良﹑可愛﹐還描述著他們的愛情有多麼的理所當然﹐當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經快樂如從前。

  蜻蜓傷心極了﹐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他常常會看到那個男人帶著自己的戀人在海邊看日出﹐晚上又在海邊看日落﹐而他自己除了偶爾能停落在她的肩上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這一年的夏天特別長﹐蜻蜓每天痛苦地低飛著﹐他已經沒有勇氣接近自己昔日的戀人。她和那男人之間的喃喃細語﹐他和她快樂的笑聲﹐都令他窒息。

  第三年的夏天﹐蜻蜓已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戀人了。她的肩被男醫生輕擁著﹐臉被男醫生輕輕地吻著﹐根本沒有時間去留意一隻傷心的蜻蜓﹐更沒有心情去懷唸過去。

  上帝約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後一天﹐蜻蜓昔日的戀人跟那個男醫生舉行了婚禮。

  蜻蜓悄悄地飛進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聽到下面的戀人對上帝發誓說﹕我願意﹗他看著那個男醫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戀人的手上﹐然後看著他們甜蜜地親吻著。蜻蜓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上帝嘆息著﹕“你後悔了嗎﹖”蜻蜓擦幹了眼淚﹕“沒有﹗”上帝又帶著一絲愉悅說﹕“那麼﹐明天你就可以變回你自己了。”蜻蜓搖了搖頭﹕“就讓我做一輩子蜻蜓吧……”

  有些緣份是註定要失去的﹐有些緣份是永遠不會有好結果的。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但擁有一個人就一定要好好去愛他。你的肩上有蜻蜓嗎﹖ #

***

一 边  听 着 <人 间 四 月 天 -我 等 候 你> 的 钢 琴 演 奏 版 一 边 读 以 上 的 文 章 ……眼 眶 不 禁 湿 了 。

不 禁 想 起 <美 人 鱼> 的 故 事 。 小 时 候 读 后 , 非 常 不 喜 欢 它 的 结 局 。 即 使 是 长 大 后 , 知 道 很 多 时 候 事 与 愿 违 , 不 过 始 终 觉 得 这 故 事 的 结 局 过 于 残 忍 。

一 直 喜 欢 读 小 说 、 看 电 影 、 戏 剧 , 就 因 为 现 实 太 残 酷 , 想 在 那 虚 拟 的 世 界 里 寻 找 短 暂 的 欢 愉 ,偶 尔 当 当 鸵 鸟 也 不 碍 事 呀 !

其 实 , 一 生 人 中  若 可 以 遇 上 一 个 真 正 值 得 自 己 去 爱 的 人 , 即 使 无 法 有 情 人 终 成 眷 属 , 也 今 生 无 悔, 因 为 叫 人 抱 憾 终 生 的 是 , 遇 人 不 淑 !  不 过,  遇 人 不 淑 而 执 迷 不 悟 …… 则 怨 不 得 人 !

舞 月 光

今 天 , 很 开 心。 

因 为 在 一 搜 找 到 了 自 己 非 常 喜 欢 的 一 首 歌。

几 年 前 , 在 槟 城 的 舞 蹈 观 摩 赛 看 到 一 支  舞 蹈 <舞 月 光>,美 丽 俊 朗 的 舞 蹈 员 们 就 以 这 首 歌 翩 翩 起 舞 。

看 了 那 支 舞 蹈 后 , 就 非 常 喜 欢 这 首 歌 , 只 是 当 时 并 不 知 道 原 唱 者 是 谁 ,更 不 知 道 歌 曲 的 名 称 其 实 就 是 舞 蹈 的 名 称 , 只 好 作 罢 。

后 来 和 同 事 Adeline 聊 天 时 , 提 起 这 支 舞 蹈 和 歌 。 她 听 后 就 说 , 伍 思 凯 也 有 一 首 歌 叫 <舞 月 光>, 刚 巧 她 有 伍 思 凯 的 精 选 集 , 就 借 了 给 我 听 ……. 啊 ,就 是 它 !

 <舞 月 光> 伍 思 凯 /分 享 专 辑

爱情是一条 漫漫寂寞路 恋人个个 感到无辜

孤独的灵魂 习惯的独舞 踩不出和谐 双人舞步

你想要逃时 他开始追逐 搭孤注一掷 你开始怕输

用情越刻骨 越像在迷途 爱神不轻易 赐给人幸福

爱情是一座 荒芜的花圃 恋人个个 掩面而哭

相遇的人呀 若只是过路 别吝啬打个 美丽的招呼

相爱的人呀 若愿意共渡 丢一颗种子入尘土

荒野之上 红艳奔放 不看沧桑 只问痴狂

天在天上 人在人旁 忙去夕阳舞月光 

那 时 候 , MP3 还 不 那 么 普 遍 , 所 以 只 能 借 来 听 听 。 后 来 还 跑 去 Popular 找 这 张 精 选 集 , 只 是 失 望 而 回 。

我 这 白 痴 !  一 直 都 不 知 道 它 是 收 录 在 <分 享> 这 张 专 辑 里 , 是 今 天 上 网 下 载 歌 曲 时 , 才 知 道 的 。 其 实 自 己 也 有 这 张 专 辑 , 只 是 对 这 首 歌 全 然 没 有 影 响 。 或 许 是 因 为 主 打 歌 <分 享> 在 当 时 实 在 太 红 了 , 再 加 上 那 年 , 刚 好 是 高 中 三 , <分 享> 是 当 时 的 心 情 写 照 , 所 以 注 意 力 都 在 它 身 上 。(可 见 , 我 是 多 久 没 有 碰 这 张 专 辑 了 !) 

还  找 到 了 王 杰 的 <我 爱 你>。 只 是 , 现 在 重 听 , 已 经 没 有 像 当 初 的 那 么 感 动 了 。 这 让 我 想 起 了 看 <刀 马 旦> 后 , 非 常 喜 欢 其 主 题 曲 <躲 也 躲 不 了>。 后 来 买 了 Salley 的 精 选 集 , 干 脆 把 它 翻 录 在 一 个 空 卡 带 里 , 重 复 地 听 ……结 果 ,  竟 然 听 腻 了 !

啊 ,上 帝 , 若 也 给 我 下 载 到 林 俊 杰 的 <一 千 年 以 后> , 那 就 是 最 好 的 生 日 礼 物 啦 !

     


为 你 守 候

听 起 来 很 浪 漫 吧 ?

但 是 , 我 不 是 这 种 人 。 我 顶 多 给 你 三 次 机 会 , 等 你 五 分 钟 ; 你 若 没 反 应 、 不 出 现 ; 那 么 对 不 起 ,你 已 经 丧 失 资 格 。

常 听 人 说 : “付 出 不 一 定 要 有 回 报。” 我 试 问 做 不 到,  所 以 我 很 纳 闷 , 究 竟 有 多 少 人 可 以 真 真 的 , 实 实 在 在 的 …..心 口 如 一 ?  

何 谓 守 候 ?

守 候 守 候 , 就 是 痴 痴 地 守 , 等 候 她 / 他 的 恩 赐 , 希 望 有 一 天 可 以 真 诚 所 致 , 金 石 为 开 …… 这 不 是 期 望 回 报 , 这 是 什 么 ?

何 谓 承 诺 ?

承 诺 也 是 一 条 双 程 路 。 一 旦 其 中 一 方 背 弃 信 义 , 丧 失 了 履 行 诺 言 的 资 格 , 那 么 另 一 方 是 否 应 该 继 续 为 这 个 等 同 于 空 头 支 票 的 诺 言 而 守 候 ?

其 实 , 不 是 守 候 , 而 是 守 著 , 因 为 有 希 望 开 花 结 果 的 , 才 叫 守 候 , 明 知 是 个 无 言 的 结 局, 就 只 剩 下 痴 痴 地 守 著 。 


老 话 一 句 :人 生 苦 短 , 没 有 多 少 个 十 年 。如 果 后 者 等 得 心 甘 情 愿 , 觉 得 幸 福 快 乐 , 那 么 旁 人 也 就 无 话 可 说 。   

但是,一边守候又一边怨天尤人的,请给自己一条生路的同时,也请帮帮忙,让周边的亲朋好友耳根清静!谢谢!

选 择 题

在 梦 狂 的 书 房 里 头 读 到 这 篇 文 <爱 看 外 表 吗> 。

 

这 文 里 头 给 女 生 一 个 选 择 题 :才 华 或 没 有 才 华 ,从 中 选 择 对 象 。

 

这 又 让 我 想 起 了 Hunter 也 曾 经 出 过 类 似 的 选 择 题 。 不 过 , 他 更 狠! 很 有 钱 , 但 是 很 丑 或 很 好 看 , 但 是 很 穷 …..从 中 选 择 。

 

啊 , 上 帝 为 什 么 要 诸 般 刁 难 呢 ? 

 

嫁 个 有 钱 、 有 才 气 、另 加  外 貌  和 礼 貌 修 养 并 全 的 男 人 ……大 概 是 绝 大 部 分 女 人 的 梦 想 吧 ?

 

可 是 , 有 才 又 有 财 的 ……往 往 没 良 心 ……左 拥 右 抱 是 平 常 事 。 既 使 是 口 袋 空 空 的 , 长 得 稍 微 像 样 一 点 的 , 也 会 到 处 留 情 。 说 到 底 天 下 乌 鸦 一 般 黑 , 哪 个 猫 儿 不 吃 腥 ? !

 

至 于 女 人 嘛 , 很 多 时 候 对 于 没 有 才 气 的 男 人 …….看 不 上 眼 。 有 钱 没 有 外 貌 的 …….觉 得 委 屈 。(这 也 是 Sex and the City 里 头 的 Samantha 的 反 应。) 有 钱 、 有 外 貌 却 没 礼 貌 的 …..没 品 ! 没 钱 , 没 外 貌 的 ……Sorry ……免 谈 ! 没 钱 , 却 有 外 貌 的 ……可 以 考 虑 , 若 他 可 以 哄 得 女 人 开 心 。  

 

所 以 , 很 多 外 人 都 不 明 白 ……有 些 男 人 , 左 看 右 看 上 看 下 看 前 看 后 看 横 看 直 看 都 不 入 眼 , 却 又 深 得 女 人 欢 心 ! 因 为 这 种 男 人 最 懂 得 讨 取 女 人 欢 心 , 而 寂 寞 又 无 知 的 笨 女 人 , 往 往 就 栽 在 这 么 一 个 即 没 钱 、 没 貌 、 没 品 的 男 人 手 里 ! 到 头 来 , 人 财 两 失 !

 

可 怜 的 女 人 …….醒 醒 吧 !

 

 

 

 

好 朋 友 or 情 人

忘 了 是 谁 说 的 ……最 好 不 要 和 自 己 的 好 朋 友 谈 恋 爱 , 因 为 分 分 钟 会 赔 了 夫 人 又 折 兵 ….. 没 有 了 情 人 的 同 时 , 连 好 朋 友 也 失 去 。

曾 经 , 我 也 憧 憬 有 一 段 由 好 朋 友 发 展 而 成 的 恋 情 。觉 得 这 样 一 起 走 过 来 的 感 情 , 特 别 温 馨 。

只 是 , 这 样 经 验 也 告 诉 我 , 原 来 不 是 每 个 人 分 手 以 后 还 是 朋 友 。

其 实 , 分 手 以 后 巴 不 得 即 时 有 个 人 替 补 , 还 要 所 谓 的 “朋 友” 来 干 嘛 ?

烦 恼 烦 恼 ……

烦 恼 烦 恼 ……

未 断 除 六 根 烦 恼 的 俗 人 , 总 离 不 开 烦 恼 。

烦 功 课 ?
努 力 再 努 力 ……不 行 ?
那 么 找 老 师 和 同 学 打 救 。

烦 钱 ?
对 不 起 , 爱 莫 能 助 ……因 为 我 也 很 烦 。

烦 爱 情 ?
这 ……很 多 时 候 是 自 寻 的 吧 ?

烦 人 际 关 系 ?
一 龙 九 品 , 品 品 不 同 ……找 些 志 同 道 合 的 吧 , 再 来 …..独 来 独 往 也 不 错 。

烦 恼 烦 恼 , 不 烦 就 不 恼 了 。 先 了 解 烦 恼 的 根 源 、 再 对 症 下 药 ……实 际 行 动 很 难 , 不 过 , 总 比 当 鸵 鸟 强 !

 

老 实 说 , 若 心 烦 气 躁 时, 有 个 人 愿 意 任 由 自 己 又 撮 又 扁 的 , 那 该 有 多 好 呐 ?  

对 与 错 ?

忠 于 自 己 的 感 觉 当 然 没 有 错 。
不 过 , 在 忠 于 原 味 的 同 时 ,
也 应 该 想 一 想 :
这 是 否 是 一 条 单 程 路 ?
这 种 感 觉 是 否 为 自 己 带 来 快 乐 ?
抑 或 是 更 多 的 痛 苦 ?
自 己 是 否 也 开 始 质 疑 : 是 对 或 错 ? 值 得 与 否 ?
身 边 是 否 有 更 值 得 自 己 去 珍 惜 的 人 ?

不 是 人 人 都 幸 运 地 碰 上 一 个 懂 得 珍 惜 自 己 的 人 。
幸 福 不 是 必 然 , 而 是 靠 自 己 去 争 取 的 。

万 事 起 头 难 , 特 别 是 要 把 一 个 自 己 摆 在 心 上 的 人 , 从 此 隔 离 , 真 是 难 上 加 难 !不 过 凡 事 还 是 得 靠 自 己 。

我 们 无 法 忘 记 前 人 , 不 是 因 为 痴 情 ; 而 是 因 为 没 有 人 来 代 替 他 的 位 置 , 若 有 个 适 当 的 人 选 出 现 的 话 , 其 实 我 们 很 快 就 会 投 入 新 的 恋 情 。因 为 孤 单 寂 寞 , 永 远 是 人 类 的 敌 人 , 特 别 是 失 恋 或 失 意 的 人 。  

   

越走越遠……

上個週末﹐在skype 遇到珠珠和homisan﹐三人一邊看LeeBoHong 新居的照片﹐一邊羨慕其他女生﹐因為又可以一起吃吃喝喝玩玩樂樂。

可是﹐我後來才知道﹐大家都臨時放主人家鴿子﹗

當年紀越長越大﹐人就越來越忙﹐甚至越來越懶……也情有可原。所以﹐一個聚餐有一兩個人因事或無故缺席﹐也再所難免﹐但是﹐如果大家當初答應了要出席﹐可是卻又臨時一起變卦﹐這也太……

我不知道主人家會怎麼想。

若是我﹐我想﹕生氣的同時﹐會更難過。因為從選屋子﹑裝修屋子﹑裝飾房子到為各親朋好友舉辦house warming﹐忙裡忙外﹐深怕忽略了身邊的友好。結果﹖好朋友根本就覺得這種聚餐有無也無所謂﹐是吧﹖

姑且不說別的﹐就以主人家一早準備好的食物﹐應該要怎麼處理呢﹖難道這不需要心意和錢麼﹖

希望﹐大家都可以將心比心﹐在冷落朋友的時候﹐也想一想﹐誰曾經和自己度過了那段無懮無慮﹑無怨無悔的青蔥歲月。

<我的朋友﹑我的同學﹑我最好的一切>
漸漸走遠了 我的年輕歲月
慢慢累積了 我的悲傷和喜悅
當全世界開始變冷的那一天
我惦記的 是我的朋友 我的同學

春夏秋冬再也沒有什麼分別
你們永遠佔據了我的思念
我的未來有太多你們的從前
誰叫你們是我最愛的朋友 最愛的同學

我的朋友 我的同學 我最愛的一切
希望失望是那麼的長年累月
心動心痛也是那麼的長久纏綿
我得到不多但不介意有過那麼一點點

我的朋友 我的同學 我最愛的一切
我愛的不是你們美麗的容顏
我真的愛你們 歡笑流淚的感覺
雖然不一定會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