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 表 不 重 要 ﹖ ﹖ ﹖

許 多 人 都 說 ﹕ “外 表 不 重 要 ”。

可 是 ﹐ 請 憑 心 而 論 ﹐ 您 選 擇 對 象 時 ﹐ 會 先 考 慮 外 在 或 是 內 在 ﹖

如 果 ﹐ 他 /她 的 外 在 無 法 引 起 您 的 注 意 ﹐ 那 麼 您 還 會 花 時 間 和 心 思 去 解 讀 他 / 她 的 內 在 嗎 ﹖

您 會 不 會 為 了 理 髮 師 替 您 剪 了 一 個 很 難 看 的 髮 型 而 發 牢 騷 ﹐ 甚 至 不 敢 出 門 ﹖

約 會 前 ﹐ 會 不 會 花 心 思 打 扮 ﹖

會 不 會 花 錢 買 化 妝 品 ﹑ 護 膚 品 ﹑ 吃 補 品 ﹑ 上 美 容 院 ﹖

外 表 不 重 要 ﹐ 可 是 英 國 首 相 布 萊 爾 的 整 裝 和 美 容 費 冠 全 國 之 最 ﹗

美 麗 不 是 永 恆 ﹐ 但 是 醜 陋 卻 是 永 恆 ﹗

如 果 外 表 真 的 不 重 要 ﹐ 還 會 有 那 麼 多 人 同 情 戴 妃﹐ 而 反 對 查 理 斯 和 朋  美 拉 拉 埋 天 窗 嗎 ﹖ 若 像 <Face Off>那 樣 ﹐ 把 戴 妃 和 朋 美 拉 異 容 ﹐ 不 就 是 童 話 故 事 裡 的 王 子 和 公 主 的 美 麗 結 合 了 嗎 ﹖ 還 會 有 多 少 人 反 對 呢 ﹖

所 以 ﹐ 當 英 國 官 方 宣 佈 查 理 斯 正 式 迎 娶 朋 美 拉 的 消 息 後 ﹐ 我 真 想 給 朋 美 拉 一 個 熱 情 擁 抱 ﹗ 因 為 她 替 全 世 界 的 丑 女 人 爭 了 一 口 氣 ﹗

上 演 了 一 出 精 彩 的 <丑 女 出 頭 天 記>  ﹗ (不 過 ﹐ 最 近 也 有 八 卦 新 聞 傳 說 她 要 整 容 噢 ﹗ )

 

所 以 ﹐ 您 說 ﹐ 外 表 究 竟 重 不 重 要 ﹖

小 氣 乎 ﹖

不 久 前 聽 一 位 朋 友 埋 怨 說 ﹐ 身 邊 的 同 性 朋 友 都 重 色 輕 友 ﹐沒 有 在 她 需 要 幫 助 時 ﹐ 及 時 伸 出 援 手 。

我 當 時 還 好 言 勸 說 。 畢 竟 大 家 都 是 相 識 多 年 的 老 朋 友 ﹐ 何 謂 為 了 剛 剛 冒 出 來 的 幾 個 男 人 而 傷 了 和 氣 ﹖

那 位 朋 友 剛 新 居 入 伙 。 我 因 身 在 國 外 ﹐ 無 法 親 身 參 觀 其 新 居 ﹐ 就 一 直 上 網 吵 著 她 和 我 分 享 新 居 的 照 片 ﹐ 結 果 ……她 總 是 說 很 忙 很 忙 。 沒 法 子 ﹐ 既 然 主 人 家 已 經 說 很 忙 ﹐ 那 麼 我 唯 有 耐 心 等 啦 。

那 天 ﹐ 上 CARI 時 無 意 間 發 現 這 個 帖 http://chinese.cari.com.my/myforum/viewthread.php?tid=332399&extra=page%3D1 我 看 後 可 也 氣 呼 呼 地 ﹗ 

好 傢 伙 ﹗ 口 口 聲 聲 說 沒 有 空 ﹐ 卻 有 空 把 照 片 貼 給 成 千 上 萬 的 謀 生 人 看 ﹗ 真 是 ﹗ @#$%^&**&^%$#@﹗

 

一 體 兩 面

其 實 ﹐ 任 何 東 西 都 是 一 體 兩 面 的 ——有 好 必 有 壞 ﹔ 有 利 必 有 弊 ﹗

對 白 少 的 漫 畫 最 大 好 處 是 可 以 訓 練 讀 者 的 思 考 和 想 像 能 力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有 些 人 看 <老 夫 子> 看 得 津 津 有 味 ﹐ 反 之 有 些 人 覺 得 它 很 無 聊 ﹗ 因 為 後 者 無 法 用 大 腦 來 思 考 ……簡 單 的 說 ﹐ 無 法 融 入 故 事 裡 。

我 也 是 看 <老 夫 子>學 成 語 ﹐ 看 <小 聰 明> 增 加 常 識 ﹐ 看 <小 叮 噹> 增 加 生 活 樂 趣 ﹐ 看 <天 空 之 城 >知 道 宮 崎 駿 ﹐ 看 <悄 女 郎> ﹑ <尼 羅 河 女 兒 >﹑ <小 甜 甜>﹑<窈 窕 淑 女> 後 的 少 女 情 懷 , 看 <花 田 一 路> 和 <灌 籃 高 手>的 爆 笑 ﹐ 看 <少 年 金 田 一>的 緊 張 刺 激 ﹐ 看 <火 鳥>驚 覺 漫 畫 家 的 思 考 能 力 ﹗ ……

老 實 說 ﹐ 我 覺 得 現 在 的 漫 畫 家 的 水 準 ﹐ 似 乎 比 不 上 以 前 了 ﹐ 很 難 找 到 像 細 川 智 榮 子 ﹑ 大 和 和 紀……那 麼 精 細 美 麗 的 畫 工 了 ﹐ 所 以 ……我 一 直 無 法 把 <流 星 花 園>給 看 完……它 的 畫 工 ……

至 於 漫 畫 的 壞 處 嘛 ……也 不 用 我 多 說 了 ﹐ 它 就 像 金 庸 小 說 ﹐ 一 旦 沉 迷 了 ﹐ 真 會 廢 寢 忘 食 的 ﹗ 而 學 生 麼 ﹐ 自 然 就 荒 廢 學 業 了 。

所 以 求 學 時 期 ﹐家 人 也 有 限 制 ……就 是 只 有 假 期 才 可 以 看 漫 畫 …..不 過 ﹐ 那 時 候 的 <少 年> 和 <青 苗>都 會 連 刊 非 常 棒 的 漫 畫 ﹐ 所 以 ……還 是 可 以 解 解 癮 的 。

  

小叮当                                            小甜甜

原 來 我 的 頭 還 真 硬 ﹗

今 天 還 真 倒 霉 ﹗

在 浴 室 摔 了 一 跤﹗

整 個 人 往 後 摔 ﹗ 在 頭 碰 着 地 面 的 前 一 兩 秒 鐘 ﹐ 還 來 的 及 思 考 ﹕ “完 了 ﹗ 不 會 就 這 樣 一 倒 不 醒 吧 ﹖ ”

而 頭 腦 碰 着 地 面 的 那 一 刻 ﹐ 第 一 反 應 ﹕ 原 來 我 的 頭 還 真 硬 ﹗因 為 發 出 清 脆 的 響 聲 ﹗卻 不 怎 麼 疼 。 只 是 爬 起 來 時 ﹐ 頭 有 點 昏 ﹐ 然 後 又 開 始 自 己 嚇 自 己 ﹐ 這 麼 一 撞 ﹐ 會 不 會 七 孔 流 血 ﹖

結 果 ﹐ 自 然 是 自 己 小 題 大 做 ……只 是 腦 後 勺 和 右 手 腕 都 腫 了 大 包 ﹗

和 法 國 網 友 Hunter提 起 這 件 事 時 ﹐ 他 很 驚 訝 地 問 ﹕ “怎 麼 可 能 ﹖ ” 

我 說 ﹕ “浴 缸 很 滑 呀 ﹗ ”

他 答 說 ﹕ “我 還 好 奇 你 如 何 從 馬 桶 掉 下 來 ﹗ ”

原 來 ﹐ 法 國 的 房 子 在 卅 年 前 就 把 廁 所 和 浴 室 劃 分 開 來 。 而 我 ﹐ 都 慣 性 地 把 浴 室 說 成 toilet , 才 讓 他 有 機 會 取 笑 我 像 猴 子 般 ﹐ 從 馬 桶 掉 下 來 ﹗

多 麼 沒 有 同 情 心 的 傢 伙 ﹗

25/7/05 後 腦 勺 的 淤 血 還 沒 有 消 ﹐ 且 還 很 痛 。  想 來 自 己 還 真 遲 鈍  ﹗ 在 摔 跤 的 那 一 刻 ﹐ 我 只 懂 得 伸 手 想 抓 住 什 麼 ﹐ 當 然 是 捉 空 了 ﹗ 可 是 就 不 會 用 雙 手 護  著 後 腦 勺 ﹗ 笨 蛋 ﹗

美 麗 回 憶

最 近 讀 了 一 篇 文 ﹐ 說 女 人 再 差 都 要 擠 進 一 所 二 流 大 學 ﹐ 過 過 大 學 生 癮……

翹 翹 課
談 談 戀 愛
去 籃 球 場 看 所 仰 慕 的 學 長 打 籃 球
吃 supper
冒 着 大 雨 去 跳 踢 死 狗 減 壓
在 宿 舍 吃 火 鍋﹑  搓 湯 圓
在 padang kawat 放 風 箏 ﹑ 看 流 星  
搞 社 團 活 動 ﹑ 去 派 對 舞 會 (依 個 人 活 躍 度 而 定 )
開 學 時 男 女 為 了 爭 奪 最 佳 的 tuitorial 時 段 而 儀 態 風 度 儘 失
到 圖 書 館 搶 red spot 的 書(一 些 自 私 鬼 甚 至 把 它 們 藏 在 ‘私 人’地 盤 ﹗  )
或 到 圖 書 館 ‘探’ 冷 氣睡 午 覺
死 命 影 印 學 長 的notes
趕 assignments
挑 燈 夜 讀 等 等 ……

以 上 種 種 ……唯 有 在 大 學 才 能 一 一 體 驗 ……特 別 是 之 前 一 直 以 開 放 而 自 豪 的 理 大 ﹗ 沒 有 門 禁 ﹑ 沒 有 服 裝 限 制 ﹑ 讀 大 一 時 ﹐ 騎 電 單 車 甚 至 不 需 要 帶 頭 盔 ﹗ 女 生 即 使 是 一 件 背 心 短 褲 也 可 以 在 校 園 裡 大 遙 大 擺﹐ 多 麼 的 自 由 自 在 ﹖  

看 起 來 似 乎 很 頹 廢 ﹐ 可 是 好 不 容 易 才 擠 進 大 學 門 檻 ﹐ 不 好 好 享 受 大 學 生 活 ﹐ 太 也 對 不 起 自 己 。

剛 剛 看 完 <學 警 雄 心 >﹐ 勾 起 了 不 少 美 麗 回 憶 ﹐ 才 慶 幸 自 己 沒 有 白 白 蹧 蹋 和 浪 費 了 大 學 時 光 。 因 為 理 大 圓 了 我 學 考 古 學 和 當 海 軍 的 夢 想  ……那 是 我 人 生 旅 途 中 ﹐ 最 快 樂 ﹑ 最 美 麗 燦 爛 的 時 光。